快锚破解版(第三代)苹果版

   为了先把鎏月酥的市场打通,许念念第二天没有着急做牛油酱去卖,而是又做了差不多五百个鎏月酥。

   这次许念念没有拿去给李清水,和李清水约定的供货时间还没到。

   这次她和许志强一起,把鎏月酥拿到东南西北西四个方向的城边找合作对象。

   四个商铺并非都是卖干货的铺面,有两是卖早点的早点铺。

   许念念把鎏月酥拿出来,也不急着和别人谈价钱,而是让别人先尝味道。

   无一例外,凡是吃到鎏月酥的老板,都同意了和许念念合作。

   两家干货店给钱倒是给的干脆,并且还和县城中心的李清水一样,不仅要了这次的货,还约定下一次的鎏月酥供货时间。

   只不过因为她们的店铺都在城边,所以要的量不是很多。

   许念念也因为意料到城边的人流量没有县城中心好,所以没做太多,就五百个。

   两家城边的干货店分了300个,另外两家早餐铺分了200个。

   因为答应过李清水,不能给城中心的商铺提供鎏月酥,所以许念念事先给这东南西北四家合作商家说好,以后要是把铺面搬到城中心,她就不给提供鎏月酥。

   这事还刚起苗头,四个合作人答应的都很爽快,毕竟谁知道以后的事。

   粉红色的喵少女

   而且以他们目前的条件来说,也不适合搬到县城中心。

   和干货店老板的爽快相比,两家早餐店的老板则比较保守,而且中规中矩。

   虽然要了这一次的鎏月酥,却没有和许念念约定下一次的订货。

   毕竟许念念卖给她们三毛钱一个,让她们定价最好在四毛钱。

   四毛钱一个小饼,又不能填饱肚子,他们做生意的都嫌贵,更别说别人了。

   东西好吃倒是没得说,就是担心太贵,很少有人能买得起。

   两家干货店的老板都是人精,一看就是做生意的好手,许念念也不担心他们怎么销售出去。

   就是两家早餐铺的老板看着有些老实,只知道老老实实的卖早点。

   许念念就给他们支招,凡是来早餐铺吃早点的客人,就分一点给客人尝尝。

   两家早餐铺的老板娘一听,顿时不乐意,还和许念念说道:“那么贵,咋能给人免费尝呢,不行。”

   许念念忙告诉两人,这东西价钱贵,很多没尝过味道的人基本上一听价格就会打退堂鼓。

   不如让客人先尝味道,被鎏月酥的味道吸引之后,再来谈价钱。

   这样对于爱口食的人来说,咬咬牙也就买一块来过过瘾了,买的人多,还愁卖不出去吗?

   四毛钱一个,单价虽然贵,但也不是给不起这四毛钱,况且这是县城里。

   县城里的人基本上都有工作,天天吃肯定吃不起,还要生活和养家糊口,但偶尔吃一次还是能开得起这个价钱。

   最主要的是东西好吃。

   为了说服两个早餐铺的老板娘给人免费尝一点,许念念还拿她们来举例。

   问她们要是刚开始没吃到东西的味道,就给她们说价钱,她们会不会愿意跟她合作。

   两个老板娘虽然朴实,却也不是傻子,经过许念念一分析,两人立马通透了,也知道是这个理。

   一下子又卖出五百个饼,许念念心情喜滋滋,昨晚不小心和那个禽兽亲到的事情,立马又抛到一边了。

   拉着许志强,又跑到百货大楼去买糯米粉和大米,家里大米还有一半,但是为了让杨翠花和许大伟相信她们一家人以后都能吃上大米饭,许念念决定多买一些。

   而另外一边,丁桂花终于一摇二晃的晃到了许念念家里。

   彼时许念念和许志强还在县城里晃悠。

   家里除了许志强和许念念,其他人都在家。

   今天不用上工,杨翠花就在家里洗衣服,主要是给许念念洗,至于许志强三兄弟的衣服,则落在了许志成和许多余这两个小萝卜头身上。

   杨翠花一边洗还一边给许念念衣服上抹皂角。

   许多余刚想伸手过去拿皂角,就被杨翠花一把打开,吓得许多余赶紧抱住手。

   杨翠花张口就道:“你个泼皮猴子,用什么皂角,皂角是给你姐儿用的,你姐儿多爱干净,像你一样脏兮兮的,反正洗完你还得跑地里去滚,不准用,浪费老娘皂角。”

   许多余被杨翠花骂的二愣二愣的,许志成赶紧拉过许多余躲在他背后。

   杨翠花正骂的得劲儿呢,丁桂花扭着她的水桶腰推开了许念念家的栅栏。

   “哎哟,杨大姐,你这是在洗衣服呢?”丁桂花一改之前对杨翠花的嫌弃,满脸笑容的走过去拉住杨翠花。

   杨翠花挥手道:“别碍着我,忙给闺女洗衣服呢。”

   杨翠花出了名的泼妇,别说丁桂花这个大队长的媳妇儿,就是大队长的面子,她也不带给。

   丁桂花倒也习惯了杨翠花的泼辣,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

   “洗啥子衣服哟,我有好事跟你商量……”说着又要拉杨翠花站起来,深怕杨翠花再拒绝,丁桂花忙道:“跟念念那丫头有关。”

   一听跟自家闺女有关,杨翠花立马把衣服放盆里,利索的把水擦在衣服上,火急火燎的拉着丁桂花进屋。

   “队长媳妇儿,你快说说,我们念宝咋了?”表情极为紧张,就怕许念念出了啥事。

   丁桂花不喜欢杨翠花,却也着急这件事,忙道:“杨大姐,你先别紧张,不是坏事,是好事。”

   一听不是坏事,杨翠花顿时放心了。

   一放心她就不悦的道:“队长媳妇儿,你下次说话利索点儿,大喘气儿急死人了。”

   丁桂花被噎了一下,还怪她了?

   要不是知道杨翠花泼辣,她还真想给她甩个脸子。

   忙把表姐杜春明说的事情转告杨翠花。

   杨翠花听完对方的条件,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对方条件真那么好?”

   怕杨翠花这个爱女如命的人突然抽风,丁桂花忙道:“真那么好,我没事儿骗你干嘛,要不是人家指明非要找个漂亮的姑娘,哪里轮的上你家念念。”

   说着说着,丁桂花忍不住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杨翠花当即不乐意了,立马虎着脸:“队长媳妇儿,咋说话呢,咋就轮不到我家念念了,我家念念生的好看,十里八村就那么一份儿,谁家姑娘能比得上,我还得看看我家念念看不看得上那人呢。”

   丁桂花以前就领教过杨翠花的泼辣,一看她虎着脸,深怕她扑过来就要和她打,忙退了一步:“杨大姐说的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快锚破解版(第三代)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