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污无限次

   宫司屿不信邪,他觉得拜无忧口中描述的比母猪还胖的可怕女人完全是过分夸张了,于是,蒙着面,他飘然进入了漆黑一片的闺房中。

   闺房内弥漫着香气,虽然看着黑,但是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还是能够照亮一些房间内的布局,宫司屿左顾右盼,熟悉昏暗后,进入了内室。

   隐约间,宫司屿见到那雕花八步床上,躺着一大坨巨型的不明物体,这物体鼾声震天,一起一伏,简直如一只巨型母猪……

   宫司屿倒不是瞧不起这体型,只是觉得未免有些夸张,他走近一看……

   竟是一个满脸横肉,邋遢万分的女人,借着月光往脸上细细一打量,这女人脸上也不知怎么了,长满了化脓的暗疮,密密麻麻的分部在脸上的每一处……

   宫司屿走出来的时候,倒没有拜无忧那么夸张,但也有些心情复杂。

   “这就是你口中的西夏绝色美人之一?”宫司屿嫌弃的看着拜无忧,“你研究历史研究傻了?有的时候,历史不一定是真的!”

   “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拜无忧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传说中的绝世美人没移氏怎么就成这样了?那差点嫁给宁令格的太子妃又是谁?被李元昊专宠的新皇后又是谁?

   拜无忧和宫司屿不信邪,一脸在没移府邸中找了好几个丫鬟和侍卫,神不知鬼不觉的施法探查了他们的记忆,可所有人的记忆都指向,这没移家中大小姐的闺房,就是他们方才去的那个……

   并且,宫司屿还从这没移府邸管家的记忆中得知,没移府中一共有四子三女。

   那最大的就是他们方才见到的。

   但是宫司屿和拜无忧在这之后又去瞅了眼没移府中的二小姐和三小姐,这两个,一个是八岁孩童,一个是十二岁少女,都还没到嫁人的年纪……

   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

   一趟没移府,本以为蝴蝶玉佩的主人会是叫甄姝的没移氏大小姐,但结果实在令人哭笑不得,也根本没有甄姝这个人,没移府的大小姐,本名就是没移氏……

   这乌龙给闹的,着实让人无语。

   -

   转眼,又过了半月。

   期间没发生任何特别的事。

   九百年前的宁令格依旧宝贝着阴虚鼎,天天形影不离带在身上。

   而按照历史记载,不久后,便是李元昊在野利皇后的建议下,决定为太子宁令格挑选合适的王妃人选,最终敲定为没移家族大小姐没移氏的历史性日子。

   这件事情发生的前一天。

   大白天,阳光正好,冰雪未消融。

   灵诡、和秦庸还有宁令格坐在空无一人的太子府废弃院落石凳上,听着宫司屿和拜无忧讲述着没移氏的可怕容貌,以及她和历史根本不符的外形。

   “总而言之!历史上记载的那个让李元昊不惜抢自己亲儿子太子妃的没移氏,根本就是个300斤满脸横肉长满脓疮的可怕女人!”拜无忧喝了口从厨房里偷出来的马奶酒,愤愤然道。

   灵诡单手托腮,神情慵懒,听闻拜无忧带着自己老公三更半夜去偷窥女人,她目光透着冷意,“历史虽不全都正确,可也绝不会胡乱将一个丑陋的女人写成惊为天人的大美人,此事必有蹊跷,又或者,没移家族知道没移氏无法胜任太子妃,更不能让人知道没移这种贵族家中,竟生出这么个丑东西来,于是乎,找了个面容姣好的美丽女子冒名顶替也是有可能的,而这个冒名顶替的女人,很可能本名叫甄姝。”

   这边儿,灵诡、宫司屿、拜无忧讨论的起劲儿。

   但是秦庸和宁令格本人,却没多大兴致。

   宁令格甚至趴在石桌上打起了瞌睡,一副对这个没移氏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亚子。

   仿佛能让他有反应的人,只有蝴蝶玉佩的主人,甄姝。

   秦庸得知甄姝这个人的存在后,还特意动用了自己楚江王的权力,查阅了一番冥界一千年内死亡的女子,结果,查无此人。

   “诶诶诶!大个子,醒醒!”

   灵诡踹了一脚宁令格,学起了守鼎阴灵,也叫宁令格大个子了。

   宁令格瞌睡惊醒,一脸不悦的看向灵诡,不情不愿开口:“干什么。”

   “替你找甄姝呢!你也不能只顾着睡觉啊!你到底想起些什么没?”

   宁令格看了眼天,摇摇头,“没有。”

   灵诡:“那行吧,你继续睡吧。”

   话落,宁令格又把额头磕在了脏兮兮的石桌上。

   这时,秦庸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近十天,那守鼎阴灵不再出现了,以往每天深夜,她都会出现同我们聊上几句,然后看着宁令格睡着的样子,但是这十天,那阴虚鼎的灵气急剧减退,这意味着……”

   “意味着守鼎阴灵不在阴虚鼎中,她离开了鼎?”

   “那阴灵是有些时间没回来了……”

   -

   西夏景宗三十六年元月十四日,冬。

   这一天,是历史上李元昊正式下诏书册封没移氏为宁令格太子妃的日子。

   九百年前的宁令格一大早就身着正装,带上了阴虚鼎,英武俊逸的骑上黑色骏马,带领太子卫队,进入了西夏皇宫。

   灵诡他们一行五人也再一次用隐身术隐去踪迹,尾随进入西夏皇宫。

   他们倒是好奇,这披着没移氏名字,迷倒宁令格父亲李元昊的惊世绝色太子妃,到底是谁!

   册封仪式在西夏皇宫的正殿举行,宁令格的母亲野利皇后也出席了。

   九百年前的宁令格太子英武俊朗,冷眸慑人的站在李元昊身边。

   一众朝臣分为文武,站成两列,在宦官的高声宣布之下,没移氏的父亲,陪伴着太子妃没移氏缓缓步入了宫殿内。

   灵诡他们一行五人老样子,挂在宫殿的殿梁上方,纵观全局,俯瞰着宫殿内发生的一切。

   而当那个一袭潋滟红衣,沉鱼落雁,出尘绝色的女子缓缓走在宫殿正中的红毯上,距离灵诡他们越来越近时……

   灵诡美眸圆睁,以为自己眼花了。

   “等等!那不是守鼎阴灵吗?我瞎了?”幸福宝污无限次